在竭斯底里的季节里揪住你那疯长的黑发

好久没有更新了,近来很慌乱。好像去年也是这段时间,成天没头苍蝇似的。最近又这样了,早上起的比环卫工人还早,通常是起床后两个小时才去煮点面吃。时间过的很快,去年的这个时候也在竭斯底里的不知道做些什么。只是发现这次效率低了很多很多,远远不如去年的那段日子。
诡异的空间也不知怎的发了疯,总是403错误,删除安装安装删除,反反复复不下十次,错误依然。上次安装时根本没有发现这样啊,这真是个让人发疯的季节!!难道是因为在FTP里删除了不该删除的文件??疯子这位同志又不见回复了,哎,这是一位伟大的MJJ。刚把信息都写好了,给他发了消息,希望能尽快提交工单尽快解决掉吧。疯子同学总是这样,出现状况的时候联系不上他。作为一个将买卖做到了国外的人,借用一下某某大师说过的一句话,今时今日,这样的服务态度是不行的!疯子同学,请尽快觉悟吧,佛主和我都在注视着你!佛主说了,这是一个模棱两可却又鲜活分明的年代,气味你既然如此竭斯底里,不妨就过去一爪揪住疯子那头疯长的黑发吧……
我也该理发了,上次出去就准备了的。不料走到理发店发现那已经改头换面焕然一新了,哎,这大概是我的悲哀。虽然街头小巷理发店随处可见,但要找着一个能让人轻松选择的实在不多。那店去了多年,如今人走楼替,该去哪找下一位理发师呢?我早已经过了“长发飘飘”的年代了,那样的美丽已经在不知觉间远走了。尽快找到新地,绞掉这蹭蹭疯冒的头发。当务之急,相当当务之急……比疯子那头飘逸的秀发自然要短些,但是一定要比小嘿的那头型更具备保护性才行。
不知道是人还是这季节在竭斯底里,也许都一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揪住自己同样疯长的头发,这样或许可以让我明白,不管是不是这狗日的周遭在竭斯底里,也不管我竭斯底里到多疯狂,该干嘛还是得干嘛的。这是一条定律,姑且称之为“竭斯底里揪发无用律”吧。
末了,气味友情提示,请牢记这条定律,切莫自残……

落群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落群由于言行过于激烈,惨遭腾讯封杀过一次。后来重新建群,一些MJJ离开了,另外一些MJJ进来了。
上DZ晃悠一圈,搜索落群,出来不少MJJ的帖子。额,摘引这篇当时的“落群一周年纪念文”吧,现在应该是第五年了?不得不说,落群人真伟大。再过若干年后,落群里的MJJ都该有下一代了。那会是怎样一副场景呢?其实,像5J、大笨以及52GAME这样MJJ的早就已经升级换代了。

仔细找过几个地方,但落群开始进人的具体时间已经无从查证了。隐约是在夏天,同样闷热的一个季节,落群开始热闹了。
之所以有落群,得先说到DISCUZ,起初落群所有的群友都来自DISCUZ论坛,我们一般简称之为DZ。05年在DZ注册了ID,那时候的光景很美好。DZ给了很多人建站的捷径,从一无所知,到能自己安装使用论坛程序。了解了一些东西,在DZ的建站区遇上了很多很好的人。现在想来,也许那么多日子在DZ得到的和失去的都没什么可以唠叨。唯一让我怀念的,正是落群的这些群友。种种原因,有几个已经不在群里了,他们一直都是落群的群友。感谢DZ,让我们相识。

建群的动机是很单纯的,在DZ上发帖不如直接在群里沟通来的快。而且时间越长,越发觉得DZ上一些朋友很好。也说不上理由,只是从发帖的那些字里行间和三两表情里觉得这是一些值得交往的人。于是落群就出现了。

起初的名称不叫“落群”,大概因为群里有一些人经常叨咕着落伍。既然这么多人都念叨,索性将群名称改成了“落群”。如此说来确有借名之嫌,但日子过去了,“落群”这两字便愈发温馨起来。落在群里,很好,很强大。

落群人不多,但群友的角色很丰富。有初中生,也有大学生;有在事业单位上班的公务员,也有在企业上班的职员;有自己单干的,也有飘忽不定的;落群人大多在大陆,也有在境外;至今比较遗憾的一点是:落群几乎清一色的男性,群里只有一个显示性别为女的群友。应该是女同胞吧,目测此人的确为女性。既然她标注的是女性,那么就算不是也是了。这大概也是互联网的一大特色,希望女站长和女性网络爱好者更多一些。这是全体群友一直以来共同的心愿。此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也……

每天交流是落群的一大特色,倘若腾讯举办一次QQ群热度评比,我们定能摘得不菲的名次。谈论内容很多也很杂。网络给了我们更广阔的视野和更灵敏的听力,当然其中不乏错觉。落群也很世俗,说的只是一些鸡毛蒜皮之事,但这更真实也更单纯,更让我们有了黏在一起的借口。

淡出DZ论坛的FHG007,一直在进行三O认证的泡海椒,精通英文、阿拉伯文、日文、韩文的KOOKER, 勤劳坚韧的52GAME,帅气的魔法大师,技术深厚的nic0301,天真烂漫的小P,MJJ的悲痛莫名,细腻沉默的山楂,对电脑硬件严重痴狂的老费,憨厚的原味,最近消失了的第5季,若隐若现的TOUT,年轻有为的XH321,每天坚持25小时在线的发哥,青春期的小V,群里唯一的女同胞SunNyBua,还有那只肥嘟嘟的望风的鸟……还有很多,就不逐一点名了。准备给这些群友每人写一篇文章,他们的优点要一笑而过,他们的糗事则会娓娓道来。几十个群友,每个人一篇故事。这会是一项不小的工程。但我坚信,将这些故事拿绳子缝补一起,遥相呼应,定是一首不老歌。可能的话,想将这些故事结集弄本小册子,有出版商更好,真找不着伯乐就自费印刷,人手一册还是可以的。

落群很俗,落群里的人也一样。颇有更年期大妈的风范,在落群,一个故事有十种解读,争论也就在所难免了。尽管那些争论的本身与我们遥不可及,尽管有时会有过激的言语,但大伙力争不触碰各自的底线。有的人在坚守,有的人已经离去。无谓正误,争吵是好的,至少说明我们有对某件事或某个人有着共同的关注,虽然视角不同。

一个普普通通的QQ群,恍惚间居然过去了一年。本想写一些唠叨的字,或许是很久没有写字了,这篇本是周年纪念的文章被写的七零八落。似乎有一些没说,又似乎有一些啰嗦。写字其实就是回忆,回忆其实就是在写日子,而那些逝去的日子,就那样横七竖八的躺在脑海中的某个地方。

纪念落群一周年,落群人永远是年轻。

生命之源不仅仅是水,还有爱。

那天泛泛跟我说起的时候我居然一点不知道,紧接着看到泛泛发过来的图片,震惊了。真是难以想象居然如此严重,仿佛不可思议,但确确实实发生了。西南,在我印象里她与干旱这样的遭遇似乎是永远不会相交的,那样的地方怎么会发生如此严重的旱灾呢?

希望更多人可以参与到这场抗旱救灾中来,不要再埋怨了,尽自己能尽的一份力量就好。节约用水,大方去爱吧。

风再起时

4月1号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人开心的度过了这一天。愿你们愚有所乐。
若干年前的4月1日,这个正在被越来越多中国人翻来覆去乐此不彼的老外的所谓的愚人节。有人在这天离去,最决然的方式,似乎想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才是最大的愚主,而芸芸众生皆是愚人。
2010年,CNN选出史上最伟大的二十五位亚洲演员,张国荣位列其中。
之前看过那场演唱会,记得那晚他在红馆里泪眼婆娑,好像也是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回过头来,却已经是很多年过去了。
风再起时,纪念张国荣,纪念这段随风逝去的传奇绝响……

帮忙测试一下页面打开速度哦!

打开测试
麻烦各位同学帮忙测试一下,点开上面的链接看看访问速度如何哦。
希望各地的朋友都帮助来测试下。
打开链接后会出现一个测试结果的页面提示,像下方这样:
测试结果
大家只要打开上面的链接就可以了。
严重感谢!

晚上做了一个极其诡异的梦,故事是这个样子的:

镜头一:发生在我姑姑家,地点更诡异,居然是在猪圈!姑姑家猪圈相当高档,还有一个“二楼的露天阳台”。我蹭蹭地爬着梯子上了阳台,小心翼翼地跨过一些踏板似的东西,踏板间有漏细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阳台上有一些人,叽叽咕咕地不知在说什么。六七支步枪列在一旁,我给他们一人一支。然后趴在阳台上,双眼瞪着阳台前方的一个“广场”。事实上倘若爬上姑姑家那个阳台,真的可以看到对面一块平地的!那也有一群人,中间有个认识的。我端着枪跟旁边的人说着话,问他几点了。心里十分着急,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急。人群中有一个人突然站起来,大声说XX人呢?怎么还没来?爱来不来!!白光一闪,于是画面迅速切换到了镜头二。

镜头二:发生在我家里,但是有些小变化。气氛异常的紧张。我家二楼屋前是一条巷道,屋后则是一片竹林。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镜头中我们可以从屋内望到同样一片开阔的地带,虽然我也不明白究竟我看到了什么。但是这次我看清楚人了,居然是我的同学,通信班上的那些同学。更奇怪的是他们人手一枪,又是枪!我蹬蹬地走上二楼,发现我爸在楼梯口朝我微笑。此时我很平静很自然地说了一句:我不相信鬼子真会来。OMG!鬼子进村了??我们正在备战??我跑进二楼右边靠前巷的屋子,那堆放着一些之前用过剩下的砖块,掂在手里死沉死沉的。我将这些砖头一堆堆的抱到楼梯口,居然兴高采烈地跟我爸说:我都不信鬼子能走上咱家这楼梯,你看我们家楼梯多陡啊!都不需要用枪,鬼子只要一露头我就在楼梯口拿砖头削他个王八蛋!事实上我家的楼梯坡度确实够大,绝对大于60度。我爸没说什么,但是他跟我一起搬起了那些砖块。二楼左侧是一个大房间,我的那些同学就在里面,他们一个劲的问我,气味这个枪怎么开?我们有多少子弹?鬼子要是冲过来了怎么办?我这才发现原来是女同学居多。我不知道鬼子兵究竟什么样,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打到这里,但一想到楼梯口那码的半人高的砖块,信心满满的说,没事,小鬼子上不来!我又冲进右侧靠竹林的一个小房间,光线暗淡。还没发现我进去干什么,梦断人醒!

如此诡异的梦,有能解此梦的同志请速与气味联系!!

1 59 60 61 62 63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