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柔肠,和气味一起读那些遥远的情诗。

《江城子》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是苏东坡的爱妾王朝云死后,有一天他梦见亡妾之后写的感怀诗。朴素真挚的深情,沉痛的生离死别,每读一次就更为其中的深情所感动。阴阳相隔,重逢只能期于梦中,...

天晴天灰总有天黑时

深刻体会到天气对照片的影响力了,真是再高像素的机子也拍不出苍天的魔爪! 照片太大,裁剪了下,结果模糊了一些,遗憾……以下照片由老弟K和FB共同提供,再次感谢! 蓝天下的路牌,何去何从?

还记得儿时山间的那些野果吗?

离开家乡已有十几年,这些野果有些差一点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大部份普通话不知道叫什么,以下都是方言的叫法),但一看到图片,那个熟悉呀,啧啧。看看你是否还能记起皖南山区的这些野果哦!废话少说,上图片! 金牛吊(金钩钓):摘下来看着跟木头似的,直接咬,里面汁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