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家乡已有十几年,这些野果有些差一点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了(大部份普通话不知道叫什么,以下都是方言的叫法),但一看到图片,那个熟悉呀,啧啧。看看你是否还能记起皖南山区的这些野果哦!废话少说,上图片!

金牛吊(金钩钓):摘下来看着跟木头似的,直接咬,里面汁多啊。


桑榨梦(学名:桑椹),这个估计很多人都吃过,属于家养植物了,春天时拿个塑料袋,到茶树园里摘个半天,吃的嘴乌黑,回家一顿打。

忘了名字了,汁不多,吃起来感觉一般。

也不知名了,这个能吃,估计没多少人会信。还真能吃,将最上面的一段掐下来,把外皮撕掉,吃茎。

忘了名字了,汁不多,吃起来感觉一般。

蛇梦:与茅莓有些像,不能吃。

野板栗:临溪镇孔灵村那一带相当多。街上也有人采来卖。

秤砣:也是在我外婆家那边吃到的

乌饭: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却是小时候吃的最多的,熟的时候大都呈红褐色,味道很好,山上较多。好吃!

鸡屎梨:说实话,不好吃。

乌嘴兔:看到过,没吃过。后来又想起来吃过,味道和乌饭有些相同。

酸溜溜:长的跟树梦有点像,但味道没树梦好吃,有人说不能吃,反正小时候也吃过。

灯笼泡:长在一种小矮植物上,摘时得选外面那个皮是黄或暗色的,那就熟了,否则不好吃。

野葡萄:个人感觉没有家养的好吃,下岭前赤石坑一带比较多。

LOU(卡珀):这个深山里多,我家那边少,记忆中在鸭子庄外婆家那边才吃到过一次,味道怎么样也很模糊了。

树梦:长在有刺的藤上,捏着下面,吃起来方便,口水来了,哎呦。这种没熟的时候比较硬,不软不硬时摘正好,跟茅莓比,汁少些,但可以保存两天。

茅莓:照片中比较小,如果碰到大的,跟中等的草莓,入嘴即化,味道那个好吃,缺一是容易坏,放口袋里易破,时间也不能放长,所以只能抓紧,能吃多少吃多少啦。呵呵。(有一种叫蛇梦,长的有点像,那是不能吃的)

余英:藤上都是刺,估计很多人都想这玩艺怎么吃?其实很容易,摘下来,放地上用鞋一磨,就可以啦。

扁柞:汁多,皮薄,里面有小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