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体会到天气对照片的影响力了,真是再高像素的机子也拍不出苍天的魔爪!
照片太大,裁剪了下,结果模糊了一些,遗憾……

以下照片由老弟K和FB共同提供,再次感谢!

路牌
蓝天下的路牌,何去何从?

政府广场
政府搬迁至此办公了,很典型的徽式建筑,尚有一大块土地没有使用。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广场上这玩意叫什么。

K老弟说这是站在竹林里拍的天空,感觉像是一只鸟,果然有点味道。
我说拍的不错,这照片让人觉得有压力,但又有希望。
是什么遮挡了我们内心的蓝天,又是什么让我们透过缝隙看到了天蓝呢?
于是哥俩商量给这图妆点一番,结果到现在还是原样传了上来。
对面山
这是FB同志提供的照片,已经让我完全“毁容”掉了。很模糊了……
照片中的那座桥名曰“东门桥”,当时每天骑车来回,一晃眼好多年好多事都过去了。
桥下那条安静的河,常有人站在岸边垂钓。有一年夏天,FB一个正上小学的妹妹、老弟K、FB还有我。兄弟姐妹四人弄了条船,从上游划到下游,从此岸划到彼岸,很是热闹了一番。
似水流年,幸运的是,流年似花。

阴天的效果就是这样的,今年的冬天仿佛比往年来的温暖一些,你看,连“石登”顶上都看不见雪了。
呵呵,“石登”,我们把一座相对孤立海拔相对较低的石峰叫做“石登”。那些把去爬公园里的“山”叫做登山的同学们请注意了,不要小瞧这些“矮小”的石峰,一看这名字就能想象出古人有多么睿智了。石登,登石峰而上!

村头的柿子树,树老了,人也老去了。
童年的时候可以轻易地听见猫头鹰在树梢歌唱,最让人犯馋的是树上那些灯笼从青葱变金黄的那一段日子。
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件好事。从照片上还能看出树丫上还有一些小黑点,那是柿子。柿子熟了,无人采摘;熟透了,大多的柿子都掉落,只剩那么几枚,挂在末梢。于是风吹日晒,终于也成乌黑的一点,永远的铭刻在这棵乌黑的老树身上。

看到这照片的时候吓了一跳,我以为是什么宇宙星球的图片。
老弟K笑嘻嘻的告诉我这是晚上开着闪光灯拍的,于是发现,哦,果然,还有几根若隐若现的线缆呢。原来黑夜中的雪花是这般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