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通通的锅底不停翻滚,听小伙伴们唠着工作、朋友、爱情、愤怒还有开心……诸如此类叫作生活的话题。默默无语,却同样翻来滚去。
店内稀稀落落坐了三两桌人,没有类似店家或舒缓或激昂的音乐,也没有想象中那些此起彼伏嘈杂不堪的喧嚣,能安安静静吃完一顿饭,真好。
可能是怀念那座远在泸州的学校,亦或是想重温一次巴山蜀水的火热,石同学要求寻摸一家正宗一些的川式火锅。半天未果,于是上美团,凭图抽中这家看起来川味更浓一些的火锅店。碎碎念,在哪吃不重要,有点感觉就成。目标选定,大伙便屁颠屁颠地朝目的地狂奔而去。

川味,自然想起一些与之挨边的东西。民谣一直如温火,够温度,又迟迟未能让水沸腾。然而,最近一首<<成都>>,居然大有让温水呐喊的气势,愈演愈烈。
歌曲,一些有声音的文字。或工整或凌乱,字里行间跳动着的音符,或明或暗的诉说着一些情怀。
情怀其实是一种糟糕的东西。想吃川味火锅,进嘴的感觉差了一些,却仍大呼巴适,是吃出来的一味情怀;喜欢一种乐器,没有专业到可以上台演出,又不舍得放弃,就坚持成了一场情怀;在家乡生长,又远离了它,所以走成了一路情怀;深爱一个人,但不能彻底拥抱,于是刻成了一纹情怀。拿不起却又放不下,虚掩的门,踮起的脚,够不着的葡萄,未曾解渴的梅……通通都化作了情怀。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歌词写得真温暖,温暖到仿佛自己就在镜头里,莫名的让人安静。
幸福其实可以简单至此,幸福却也复杂得千疮百孔。
明明可以,却只能对一句歌词感怀,扎破的世界,疼进心里。
伤春悲秋太累了。
不要过于顾虑,路人也好,家人也罢,甲乙丙丁不是你。不用过于不安,路人也罢,家人也好,今天比昨天好,有明天的方向才是你。
没有永恒才是永恒吧,不要再问永远有多远那样吊诡的问题啦。不论是成都还是帝都,他乡尚且能成故乡,彷徨不甘惶恐疼痛又能奈我何?
祝福石同学,做一个果断勇敢的人。
祝福这么一大群吃货们,做一群言行一致的人。
祝福我们,平安,有一双能走路的脚,快乐,有一颗温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