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好多年过去了,落群由于言行过于激烈,惨遭腾讯封杀过一次。后来重新建群,一些MJJ离开了,另外一些MJJ进来了。 上DZ晃悠一圈,搜索落群,出来不少MJJ的帖子。额,摘引这篇当时的“落群一周年纪念文”吧,现在应该是第五年了?不得不说,落群人真伟大。再过若干年后,落群里的MJJ都该有下一代了。那会是怎样一副场景呢?其实,像5J、大笨以及52GAME这样MJJ的早就已经升级换代了。
仔细找过几个地方,但落群开始进人的具体时间已经无从查证了。隐约是在夏天,同样闷热的一个季节,落群开始热闹了。
之所以有落群,得先说到DISCUZ,起初落群所有的群友都来自DISCUZ论坛,我们一般简称之为DZ。05年在DZ注册了ID,那时候的光景很美好。DZ给了很多人建站的捷径,从一无所知,到能自己安装使用论坛程序。了解了一些东西,在DZ的建站区遇上了很多很好的人。现在想来,也许那么多日子在DZ得到的和失去的都没什么可以唠叨。唯一让我怀念的,正是落群的这些群友。种种原因,有几个已经不在群里了,他们一直都是落群的群友。感谢DZ,让我们相识。
建群的动机是很单纯的,在DZ上发帖不如直接在群里沟通来的快。而且时间越长,越发觉得DZ上一些朋友很好。也说不上理由,只是从发帖的那些字里行间和三两表情里觉得这是一些值得交往的人。于是落群就出现了。
起初的名称不叫“落群”,大概因为群里有一些人经常叨咕着落伍。既然这么多人都念叨,索性将群名称改成了“落群”。如此说来确有借名之嫌,但日子过去了,“落群”这两字便愈发温馨起来。落在群里,很好,很强大。
落群人不多,但群友的角色很丰富。有初中生,也有大学生;有在事业单位上班的公务员,也有在企业上班的职员;有自己单干的,也有飘忽不定的;落群人大多在大陆,也有在境外;至今比较遗憾的一点是:落群几乎清一色的男性,群里只有一个显示性别为女的群友。应该是女同胞吧,目测此人的确为女性。既然她标注的是女性,那么就算不是也是了。这大概也是互联网的一大特色,希望女站长和女性网络爱好者更多一些。这是全体群友一直以来共同的心愿。此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也……
每天交流是落群的一大特色,倘若腾讯举办一次QQ群热度评比,我们定能摘得不菲的名次。谈论内容很多也很杂。网络给了我们更广阔的视野和更灵敏的听力,当然其中不乏错觉。落群也很世俗,说的只是一些鸡毛蒜皮之事,但这更真实也更单纯,更让我们有了黏在一起的借口。
淡出DZ论坛的FHG007,一直在进行三O认证的泡海椒,精通英文、阿拉伯文、日文、韩文的KOOKER, 勤劳坚韧的52GAME,帅气的魔法大师,技术深厚的nic0301,天真烂漫的小P,MJJ的悲痛莫名,细腻沉默的山楂,对电脑硬件严重痴狂的老费,憨厚的原味,最近消失了的第5季,若隐若现的TOUT,年轻有为的XH321,每天坚持25小时在线的发哥,青春期的小V,群里唯一的女同胞SunNyBua,还有那只肥嘟嘟的望风的鸟……还有很多,就不逐一点名了。准备给这些群友每人写一篇文章,他们的优点要一笑而过,他们的糗事则会娓娓道来。几十个群友,每个人一篇故事。这会是一项不小的工程。但我坚信,将这些故事拿绳子缝补一起,遥相呼应,定是一首不老歌。可能的话,想将这些故事结集弄本小册子,有出版商更好,真找不着伯乐就自费印刷,人手一册还是可以的。
落群很俗,落群里的人也一样。颇有更年期大妈的风范,在落群,一个故事有十种解读,争论也就在所难免了。尽管那些争论的本身与我们遥不可及,尽管有时会有过激的言语,但大伙力争不触碰各自的底线。有的人在坚守,有的人已经离去。无谓正误,争吵是好的,至少说明我们有对某件事或某个人有着共同的关注,虽然视角不同。
一个普普通通的QQ群,恍惚间居然过去了一年。本想写一些唠叨的字,或许是很久没有写字了,这篇本是周年纪念的文章被写的七零八落。似乎有一些没说,又似乎有一些啰嗦。写字其实就是回忆,回忆其实就是在写日子,而那些逝去的日子,就那样横七竖八的躺在脑海中的某个地方。
纪念落群一周年,落群人永远是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