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0日,一个逝去的日子。一直到了晚上十点也没有消息,有些着急也有些失望。于是发一条消息,寂然无声。其实之前也从没说起过这么一个日子,这样的夜晚也许也没什么不同的。天亮的时候开始等待,夜深人静的时候接着等待,然后天亮,然后发现还是空白。于是,这是气味一个人的纪念日。
中午几个在这所城市的同学总算坐一块吃了顿饭,原本上周就说要聚集一下,结果由于各种不可抵抗力原因,未能成行。虽然是同在一个地方,可见面的机会却是越来越少了。与其说是同学,我更愿意把你们当做我的兄弟姐妹,尤其是对我们这些长年累月没心没肺在外的人而言。我想在我们这些人当中,没有谁不愿意把各自视为自己的兄弟视为自己的姐妹。即使不像在学校时那样可以天天见面,但偶尔一个电话一条短信,就足以让我们明白在这座城市,还有一些惦记自己的人,原来我们不是那样的可怜。希望大伙以后能多坐一起说说话,调侃也好,诉苦也罢。很多东西都是需要我们去珍惜的,倘若我们忘记了,也许就会失去珍惜的机会了。就像气味有那么几个朋友,原先是很投缘从不会“话不投机”的,但就因为少了联络,这些应该很近的变得模糊变得疏远了。我想你大概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如果你也觉得通信这些人值得你交往,那就给彼此一个微笑吧。希望我们,都能不忘却,都能越来越好。

红的没能报到,发短信这厮了无音讯,打电话恰巧又没电了,好久没见,也不知道长肉没;丫头没带相机,是想着让她捎着的,岂料昨晚发短信时她早已跟周公顺利会师了;书记显然发福了,据其坦白,已经开始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跑步了。于是有人在桌上问书记如今的体重时,他笑嘻嘻的说140,想想刚刚在车上他还跟我说的体重,气味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这晨练效果确实相当明显;郭同学还是瘦瘦高高,她的姐妹们都说她白了许多,大概是下了一番苦功。其实黑白都其次,健康最重要;阿卜近日炒了老板,打算在家休养一番,但也准备随时重出江湖;青姐要离开这座城市一段时间了,说是三个月后会杀回来。但以后的事又有谁知道呢,原本还说跟青姐她们合作一把的。与其担忧墨菲定律,倒不如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凯西定律,如果事物可能向好的方向发展,它一定会这样。就是这样;凯哥很忙,忙点好,一忙就没那么多烦恼了。看起来比之前要瘦了一些。也是拜生活所赐吧。工作、生活、还有跟工作跟生活狗屁不相干的一些事情,这些东西被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让人纠结。没法,那个谁都说了,幸福就是折腾。折腾吧,折腾着折腾着,幸福就来了;亮子晃晃悠悠坐下的时候,我们吃的已经是七七八八了。跟我一起,亮子大概也是在受罪吧,连东西都没吃多少,不符合这位同志的作风。感谢亮子在冬天给我煮温暖的面条,我只希望他睡觉时可以把呼噜声略微降低一些;气味今天依旧席卷了不少,少说话多吃饭是我一贯的优良作风,建议各位同学要大力学习。众人作鸟兽状四散之后,郭同学发来一个消息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没精神呢。这个问题有待研究,确实有些,但不是今天。末了和大伙碰杯了,尽管各位杯中千姿百态,但气味内心之感动跟大伙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啊……
那边正熟睡的班座,大概被气味一个电话给骚扰的睡意全无,说不定这会正眯瞪着双眼咬牙切齿地准备收拾我。额,俗话说赶的好不如赶的巧,没法,谁让昨天都跟你说了今天中午我们要开圆桌会议的呢。离时辰还有些早呢,居然就在那商量着何时过去了,莫非班座还要挤出时间来带我等进行燕山一日游不成?没其它状况的话,我是定然要去的。就像你的姐妹们说的那样,都是娘家人,要去的。
是的,我们这些人,都是你的娘家人,都是彼此的娘家人。